专家:不是国民党赢了,而是地方派系大胜

专家:不是国民党赢了,而是地方派系大胜

据“华夏经纬网”12月18日报道,16日上午,由南京大学台湾研究所、江苏省台湾研究中心主办的“九合一”选举后的台湾政局与两岸关系发展学术研讨会于南京大学国际会议中心开幕。中华两岸事务交流协会副会长练卜鸣就韩国瑜现象及民进党“九合一”败选因素发表观点。他认为,所谓的“韩流”,除了有其个人特质外,更多的其实是拜民进党执政团队所赐,与其说陈其迈败于韩流,不如说是败给自己的执政团队,这才是韩流突围成功,高雄因此变天的关键因素之一。

中华两岸事务交流协会副会长练卜鸣 图丨华夏经纬网

他表示,韩国瑜现象所掀起的韩流飓风,不仅翻转南台湾民进党长期执政的高雄,也因其网络声量的高人气指标,发挥母鸡带小鸡的外溢扩散效应,导致国民党在此次地方选举中取得大胜利。韩国瑜的政治语言与性格充满民粹主义式特征,在短短一年内以一外来者参与港都市长选举,其选举造势场合人山人海被称为“人民起义”、“机车革命”,此非传统政治人物所能翻转。然而,韩国瑜却完成这项二十年来国民党想要完成的“不可能任务”。但光光这些因素就真能一举导致民进党在此次大选中溃不成军吗?是否真如此呢?练卜鸣为此给出自己的观察。

他指出“选民拒绝了意识型态却选择民粹”,其一,“韩流”其实只是民怨宣泄的洪流。首先,这次大环境不利所有民进党的候选人,就像2014年大环境不利国民党候选人,当年民进党意外地拿下了基隆市、桃园市与新竹市。其次,韩国瑜用很简单的口号,将自己塑造成民怨的出口,充分吸收了对民进党执政不满的选票。

其二,韩国瑜现象与民粹主义政治勃兴相关。他表示,民粹主义产生与直接民主有关,基本上未必是反民主,但因诉诸于群众路线,跨夸其词、迎合民众胃口、哗众取宠,许多政策未经充分论证却脱口而成或率意执行,未能考虑政策具体可行圆明园龙首在巴黎首次现身 具体什么情况?。当前全球各国政治正普遍弥漫一股民粹主义,其崛起源自于全球贫富两极化,产生相对剥夺感,透过网络新媒体传播,提供其社会动员基础。民粹型政治人物具有“反体制”与“去建制”特征,能够有效动员获得底层与基层民众的支持,群众因集体挫折心理导致期待救世主的降临。

练卜鸣表示2018台湾地方选举民进党大败,却“不是国民党大胜,是地方派系的胜利”。民进党只剩六个县市,而国民党能够翻转的县市,几乎都是依赖派系的作战。国民党经过2014年及2016年两场败选,气势一蹶不振,再历经半年党主席的厮杀,并没有进行党内路线调整或大改造,加上面临民进党全面执政下,通过“不当党产处理委员会“及“促转会”的成立,国民党似乎摇摇欲坠。但2018年的地方选举,却意外让国民党有重生的机会。原因绝非单就“民进党中央执政不力”此一因素。2018年国民党提名的党籍候选人可大致区分为两种类型,一种是派系或家族提名,另一种是国民党中央提名。其中派系提名有:苗栗黄派的徐耀昌、新竹县邱镜淳力挺的杨文科、彰化王金平协助摆平各派系推出的王惠美、云林张丽善是张荣味的妹妹、嘉义市黄家掌门人黄敏惠、台东饶家的饶庆铃、花莲傅昆萁的妻子徐榛蔚、台南高育仁儿子高思博等,此外,还有高雄白派力挺的韩国瑜、台中红黑两派合作支持的卢秀燕。

综上概述,国民党在失去党产的奥援下,尚能生存且有竞争力就属地方派系,而王金平担任“立法院长”时长期经营这些地方势力。过去马王竞争党主席时,王与地方派系结盟对抗马,王金平惨遭滑铁卢,自此地方派系被马英九当局打压,但经2014年政治大海啸及2016年的政党轮替,如此依旧屹立不摇,就是接地气的地方派系。2018年“大选”,在王金平努力奔走下,协助诸多县市的候选人安抚或拉拢反对派系,甚至出钱出力,他更在韩国瑜造势大会场上数度遭乡亲嘘声,但他依然忍了下来。王金平成为这次国民党胜选最山东三将入围男篮 与北京队成输送国手最多球队大幕后功臣,也让王2020年“大选”的影响力更强大。

(文丨黄 杨)


来源:
上一篇:俄媒:俄罗斯煤炭公司对中国市场非常感兴趣
下一篇:日欧加等部长发表声明将为WTO改革采取行动

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

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