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岁辍学当学徒,华强北耳机哥用10年执掌两亿销

2006年夏天的一个午后,刚刚度过16岁生日的郭胜,在自家经营的网吧里一边打游戏一边跟父亲说,不想再继续上学。父亲怒不可遏,断然拒绝。郭胜扔下鼠标,摔门而出。


湖南益阳的这个小镇紧挨着洞庭湖,偏僻而闭塞,上学读书意味着可能的出人头地和光耀门楣,即便明知这条路希望渺茫,父亲还是无法接受这个无理请求。


“一个人的出路可以有很多种,读书是一条路,但我走不通,我只想选一条走得通的路。”郭胜说。


消了气头的父亲最终选择面对现实,他给远在深圳的妹妹打了个电话,在对方的手机配件工厂里,为儿子谋了个职位。当个学徒,在流水线上打打工,父亲觉得自己已经能够看到儿子的一生。


没想到,孔雀东南飞的学渣郭胜,进了手机配件行业之后竟然如鱼得水,三个月就升职加薪,开淘宝又做到类目第一,有了自己的手机配件工厂之后,由他设计生产的耳机,一年的销售额高达两个亿。


如今,父亲网吧里那几百套耳机在他眼里简直就是“毛毛雨”,“他要多少我免费送他多少。”


90后的郭胜用十年时间完成了从普通的产业工人到新型工厂主的蜕变,他身上留下了中国手机以及手机配件产业在代工、山寨时期的草莽气质,也饱含着对自主品牌的孜孜追求。


1


小人物郭胜背着行囊,搭乘南下火车来到深圳时,中国还是功能机的天下,诺基亚、摩托罗拉、爱立信三家外企品牌,分食着国内将近八成的手机市场。大量手机制造的相关企业集聚在珠三角,为国外品牌做代工。




郭胜的姑姑在深圳有一个规模不小的手机贴片工厂,专门从事手机主板贴片。


工厂流水线上,分工明确的八百多个年轻女工,熟练地把CPU和各种芯片、元器件安装到主板的既定位置,之后这些主板成品将被品牌商采购,用来组装各自的手机。


那是个全国劳动力都往珠三角疯狂涌入的年代,当地工厂根本无需担心招不到工人,每一个工厂都在疯狂跑量,像郭胜这样的菜鸟学徒工,如果不走“后门”,几乎没有进厂的机会。


“进去后才发现,全厂一线工人中,只有维修部的七个人是男的。”他成了全厂八百多个普通工人中的第八个男人。


流水线的工人无从知晓装配的主板会被哪个品牌手机使用,但是维修部的人可以。在返工检修主板的手机中,郭胜看到过英特尔,也看到了金立。


2006年,金立H6彩屏直板手机获得了第40届国际消费电子展年度十佳手机称号,“那个手机我也修过,是当时很经典的机子。”


在这个贴片工厂,郭胜表现出了过人的能力,业务能力得到肯定,但是当三年后公司有领导决定把他提拔为部门主管时,为了避嫌的姑姑把这个提议给否决了。心灰意冷的郭胜选择了辞职。


2


他只身来到南山工业区,入职了一家手机方案设计公司,在手机功能机时代,这家公司在行业内排名第二,“在中兴通讯隔壁,那时候中兴是国内第一大手机厂商。”


手机一直被认为是现金流充足的行业,一大批人看准时机,纷纷涌入到手机制造业中来,但是一没有技术二没有经验怎么做手机?


“他们就只能来我们这样的手机方案设计公司买,然后拿着方案找工厂去生产,这种模式业内叫贴牌,其实就是山寨。”郭胜说。


事实上,缺少核心技术的手机制造业中,依靠贴牌快速获取市场份额的做法,在当时曾经风靡一时。有着“手机中的战斗力”之称的波导手机,也通过这种模式,在2006年实现国产手机连续六年销量第一,连续三年出口第一,全球累计销量6000万台。


郭胜业绩出色,仅用三个月时间就成了公司的售后主管,这个职位也让他真正有机会接触到当时众多的山寨机商人。


“我们的客户有80%都来自深圳华强北,这些客户的设计要求也是五花八门。”


郭胜所在的公司有上千人的方案设计团队,应付有着各种不同需求的客户,其中不南京:夫子庙灯火璀璨迎元宵乏一些如今看来很“奇葩”的设计方案,比如有人要求做一款可以装5号电池的手机,有人希望手机底部能够开一个网线插口,还有人想在手机四周加装一圈彩灯,“特别山寨特别匪夷所思。”


不过,设计上的问题还不是郭胜最无语的,客户压价减配以实现低价跑量的手段真正令他不齿。


“一般我们出设计一款能卖两三百块钱的手机方案已经是底线了,但也有客户要求设计二三十块钱的手机,除了通话没有任何功能,用最烂的材料,我们也能做,但是良心上过不去。”


即便如此,依然有大把的客户会来压价,“还有人为了插队,甚至亲自跑到公司来坐等,从早等到晚,早一天拿到方案,就能早一天生产,就能早一天赚到钱。”


“这种乱象持续不了多久,低质低价只会让整个手机行业陷入困境。”让郭胜记忆犹深的是2009年iPhone3s正式进入中国,山寨机厂商纷纷倒闭,他所在的手机方案设计公司受到波及,减员大半。


2010年,国产手机在国内的市场份额掉到了可怜的16%,中国人想要买一款好用的手机,除了苹果和三星,基本没有其他选择。


3


国产手机急需寻找突破口,郭胜也在考虑自己的出路。2012年,一个开淘宝店卖手机壳的朋友无意间提到,自己一个月的销售额可以做到30万,“我不信,这太夸张了,华强北那些卖山寨手机的档口都赚不了那么多啊。”


在朋友的仓库,郭胜第一次有了开网店的念头。


随着苹果、三星等高端智能手机的冲击,国产手机的空间被不断压缩。紧接着,靠粉丝运用和饥饿营销开打局面的小米,以摧枯拉朽之势,迅速占领了国内市场。也进一步让华强北的山寨机市场"灰飞烟灭"。智能机的出现,在无形中却培育了一个全新的手机配件市场。手机壳、耳机、手机膜……需求正在快速放大。


深圳、东莞拥有无数耳机的代工厂,华强北也聚集了大量的配件档口,“当时大家买配件都去线下的数码城,网上买耳机的人还不多。”


郭胜决定赌一把。


他辞职注册了一个公司,直接开了一家天猫店,专卖耳机。网上几乎没遇到什么竞争对手,并且占据产地优势,他的网店很快就有了起色。


最早他只是从华强北的档口拿货,一个月能卖出去一万多条耳机。到了旺季,出货量最多可能达到四五万条,月销售额一下子能飙升到一百万左右。


档口无法满足郭胜的拿货需求,他转而和一个耳机的品牌工厂合作,专卖对方的耳机。一年后,他的网店实现了年销50万条耳机的业绩,一跃成为耳机类目的top1。


但是问题很快就暴露出来,“那个工厂在行业内的体量比较大,主要是在线下渠道商铺货,网店是弱势一方,很多时候它不会允许你去做活动和推广。”


相对于线下渠道动辄上百万条的出货量,郭胜的网店区区几万条几乎没有什么话语权,“线下渠道批发七块多一条,我们拿货要十块左右。”


有时候甚至还会遇到缺货的情况,没货可卖对于电商而言简直就是噩梦,“流量就没了,评价也会很差。”


4


2016年6月,郭胜在东莞石排镇雇了二十个员工,开起了自己的耳机工厂,由于此前几年一直受制于品牌工厂的种种约束,郭胜对于自我品牌的需求极为强烈,在组建工厂的同时,也创立了自己的耳机品牌 “WRZ”。


郭胜做淘宝已经将近十年。身处传统制造行业,他对中小制造商的转型瓶颈感受明显。郭胜的耳机工厂改造要涉及到十多家工厂、数十条生产线,成本也居高不下。此前这样的改造更多是大公司、大工厂的“专利”。对他来说,没有外界的加持,只能是一个梦想。


今年,淘宝天天特卖提出要在三年内免费帮助1万家中小企业进行C2M改造,正切中了他的痛点。


通过改造,郭胜可以从屏幕上看到十几个合作厂商的采购、备货、生产和库存状况,对产能、销售也可以实时把控,哪条线饱和哪条线空闲一目了然。


园林溯典|唐朝:鉴古人还看今朝说,以前下订单比较保守,一次最多下二三十万条,但现在信息全盘掌控后,就敢下一百万条,“订单量不同,原材料采购的价格也是不同的,30万条和100万条,在成本上有高达15%的价格差。”


“以前做活动9块9包邮,我们一般都是亏本卖。但有了天天特卖改造后,成本下去了,效率上来了,9块9包邮的活动我们能保证不亏,我们就可以常年做活动了。”


这样一来,买家、卖家和厂家,三者达到了共赢。买家得到的产品价格变低;而郭胜的“WRZ”耳机品质更好,品牌形象更深入人心,在耳机市场的接受度也更高。


前不久,郭胜厂里生产的“WRZ”牌淘宝定制款耳机卖爆了,两个月卖了150万条。去年,他的天猫店也实现了年销售八千万的骄人成绩,如果加上全网销量,“总体销售额达到两个亿。



来源:
上一篇:《流浪地球》男主屈楚萧粉丝会解散,于正叛逆
下一篇:没有了

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

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