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士余履新的深层意义

摘要:10月20日,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刘士余,业已被任命为农业银行党委书记;按照程序走完后将出任该行董事长,已经毫无悬念。

刘士余履新的深层意义

贺江兵 10月20日,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刘士余,业已被任命为农业银行党委书记;按照程序走完后将出任该行董事长,已经毫无悬念。 这一任命多少出乎金融圈内外人的意料,如果认真分析还真觉得非他莫属呢。刘士余在央行行事低调,为大众所知还是去年以来突然热火的互联网金融的兴起,主管互联网金融的最高领导,想低调也不行了啊。再就是今年5月,刘士余召集各大银行领导“座谈”住房政策,这一次可把刘士余推向风口浪尖上了。 刘士余是近年第二个直接从央行副行长空降到农业银行一把手位置的,7年前,时任央行副行长的项俊波空降农行任行长,主导农行股改上市。这两次,空降农行的深层原因迥然相反,7年前是因为博弈央行的宏观调控政策,大肆顶风放贷,当时的农行行长被调离;这一次,相反,是因为农行是放贷潜力最大的银行——没有之一。让刘士余出任农行董事长,反映出决策层保增长的决心。情况发生了变化 7年前,也就是2007年前后,中国财经界流行的一句话是“流动性过剩”或者叫“流动性泛滥”,泛滥到何种程度?泛滥到把最不靠谱的A股炒到了空前也许是绝后的6124点,当时,央行头号任务是收缩银根,其中,对商业银行来说就是压缩贷款,回笼资金。 2007年7月6日,也就是《华夏时报》从都市报改版成财经报纸之际,在本报上发表了一篇《博弈宏观调控致农行换帅》的文章,我写的,网上还有,根据我当时的记载,情况是这样的:“2006年,中央加大了宏观调控的力度,中央提出‘经济增长须由防止偏快转为防止过热’。而农行全年贷款投放过快,其间,央行多次对农行进行‘窗口指导’、向农行定向发行央票;但效果始终不明显,甚至在央行罕见地对农行单独提高存款准备金之后仍如此,从而引发了监管层更严厉的措施。”“农行近年来始终加大放款力度,从2002年初到2005年9月,农行的贷款增加超过1.14万亿元,居四大银行之首。” 当年,央行定向农行提高了0.5个百分点存款准备金率,但是,还是阻止不了当时行长一颗放贷的心,无奈之下,央行把自己的副行长派了过去,取而代之。 现在,情况发生了变化。 经济放缓已经成为事实,10月21日,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显示:统计局:三季度GDP同比增长7.3%,创22个季度,也就是5年半以来的新低。 就在这之前一天晚间,农行宣布了刘士余即将出任该行董事长的消息,这也太“巧合”了。 随着经济形势的变化,货币政策目标也已发生了显著的变化。 5月,在今年五道口论坛上,央行行长周小川首次明确表示“央行把改革发展也作为央行的重要目标”,而且还把前四个目标修订为“低通胀、保持适度经济增长、创造适度的就业机会和保持国际收支平衡。” 在CPI回到1时代,通胀无忧的情况下,保持经济增长就成了货币政策的首选了。为什么是农行 9月初,蒋超良辞去农行董事长一职,出任吉林省党委副书记。9月5日,蒋超良被任命为吉林省代省长韩版杉菜具惠善面部发肿与昔日形象判若两人 沈月瞬间完胜。 一个多月后,刘士余来了。为什么是农行?表面上看,农行缺一个董事长,然而,适合这一职位的金融家很多,我就不举例了。为什么是刘士余才是问题的关键。 还是从一篇旧文章谈起吧。在今年5月14日,也就是刘士余主持召开住房金融座谈会之后的第三天,本人发表了一篇《干预房贷亦枉然 银行再放贷就违法》的文章,明确指出大多数银行已经接近《商业银行法》规定的贷存比不得高于75%的红线。 我在文章中根据各大银行一季报,计算了下:“中国银行贷存比为71.21%,建设银行(贷存比为69.4%,工商银行贷存比为68.4%,目前只有农业银行贷存比为60.25%。” 在上市银行中,农行是离法律规定的75%法律红线最远的,也是最能发放贷款的,其达到监管红线大约可以发放1.88万亿贷款。 也就是说,大中银行中,只有农行一家有放贷能力,尽管其他银行资产规模不小,但是,不能再大规模放贷了。 查看了下半年报,农行的贷存比是61.21%,农行还是放贷空间最大的银行。 今年6月,银监会调整贷存比计算口径。计算贷存比分子(贷款)时扣除6项,计算分母(存款)时增加两项。 也就是说,按照新的办法,分子减少了,分母扩大了,银行现有的贷存比都会下降,这也为银行放贷提供了空间。为了多让银行放贷而不违法,央行、银监会操碎了心。 也许,农业银行对上次博弈央行顶风放贷而撤换行长心存余悸,毕竟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嘛,这才7年呢;何况,放死了贷款还要追究责任嘛。 9月底,央行推出了“认贷不认房”被市场解读为救市政策,这也是央行保增长的措施之一,在尚未找到替代房地产拉动经济增长之前,不能让房地产崩盘啊。 也许,农行这时候已经认识到了这一点,可惜晚了点。对农行是利好 当然,刘士余到任农行的主要责任并不是简单的、仅仅是放贷款去的,不过,这一信号作用各家银行应该看到,不然就太不讲政治了。 从微信朋友圈和微博的反应上看,互联网金融从业者依依不舍的心情居多,有人甚至撰文表示,刘士余从监管互联网金融最高层调离将会导致互联网金融监管趋于保守等。的确,刘士余对中国互联网金融的发展有着无可替代的贡献。 央行的领导——无论过去还是现在的,对农村金融和三农问题的研究不输于当今三农问题和农村金融问题专家,从戴相龙到周小川、从吴晓灵到易纲等。央行人士大多对农村金融有着特殊的情怀。相信刘士余也不例外。 说实话,农业银行在大型银行中电子化和金融互联网化方面起步较晚,软件硬件都有一定的差距;然而,农行也有其他任何银行都不具备的一项优势,在全国所有县域都有网点,包括西藏自治区,且能提供综合服务。 目前,盯着农村发展互联网金融的起码有宜信公司,并开始布局了;据说阿里巴巴也要下乡。 如果刘士余下决心抢占农村市场,把互联网金融率先铺进农村,在县域农行不仅仅有网点优势,也有技术优势。那么,农行在与互联网金融大战中必然抢占了农村这片广阔的“蓝海”中的一大先机。而刘士余本身就是互联网金融的优势资源。 挖掘农村互联网金融潜力哪家强?当然是农行。 故,刘士余对农行;农行对刘士余都是最佳的不二选择。(作者为《华夏时报》总编助理、韩版杉菜具惠善面部发肿与昔日形象判若两人 沈月瞬间完胜金融部主任)
来源:
上一篇:打牌能看出投资风险偏好
下一篇:重磅!证监会深夜发文 9月15日起两类外国人可

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

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